检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邂逅一场碎玻璃之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2:59 阅读: 来源:检测厂家

梳齿刚来到桑柔家的时候,还没有玻璃之城。在桑柔家的二楼,胡杨拥住桑柔的细腰说,我们结婚吧,我们要有座玻璃城!

那当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桑柔的店就开在自己家的楼下,60平米的面积,却汇聚了这个城市里最美丽的玻璃,桑柔最爱这种透明的物体,胡杨也是,两个人比赛似的到各地拿了最炫的玻璃回来,建造着这座城中玻璃城。日式玻璃推门,嵌着浅紫色叶片的玻璃纱轻披在水纹玻璃窗上,一件件晶莹剔透的玻璃有着水晶般的幻彩迷离,傍晚残阳总是透过玻璃窗跑到玻璃架上来,整座玻璃城顿时笼罩在一片金色之中,仿似天堂。梳齿是天堂里的王子,它是桑柔的最爱。

“桑柔不爱我们了,她迟早要把我们都打碎的。”烛台橙总是那么讨厌与悲观,它是一支三脚老式玻璃烛台,细长细长的脖子伸得老高,因为比其他玻璃多了一块橙色香烛,所以总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怎么办,我们怎么办?”今天有个黄黄脸的男人盯了水滴老半天,还把它拿在手里惦量许久,水滴的脸都被吓黄了,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刚才桑柔鬼魅似地走过时,不小心碰掉了一个玻璃瓶,一地碎片现在还躺在那里,阳光里透射出衰败的气息。最近,这种气息越来越重了,好多玻璃身上已经披了几层的灰了,有几件平时桑柔珍爱得不得了的玻璃,也被桑柔看都不看就轻易地卖出了。

“不许你们这样说桑柔。”梳齿的心里百味俱全,翻江倒海。“关你什么事,真以为自己是水晶呢,喔,你是爱上桑柔了?喂,梳齿爱上了桑柔啦!”尖酸刻薄的烛台橙尖叫起来,惹得其他玻璃们都仰头看过来。

旁边,目光一直跟随梳齿的妖精,伤心地落起了泪,一丝粉红色的香气从细颈处飘出,大家都知道,妖精喜欢梳齿。妖精是一只香水瓶,未知的年份,未知的国度里不知曾与哪位美女共辉煌过,如今只有残存的几滴凝香还留在细若中指的身体里,细小褶皱的小波浪裙子绕着修长而高的身形,一圈一圈荡漾开来,一双小足乖乖地并拢站立,通体的柔粉色,经典的香气,不知惹来多少玻璃的遐想,唯独梳齿除外。

另一只老乌牛瓶拖着又宽又扁的身体发出重重地叹息。

爱上桑柔是在两年前。那一天,梳齿正站在国际水晶玻璃展的金色展布上,脚上戴着它的名字:梳齿,捷克水晶玻璃杯。它是一只纯透明的水晶玻璃杯,高高的身材足有25厘米那样高,口径却只有2.5厘米,好像是一只很普通的杯子,但是仔细看,它的光泽却有着比其他玻璃更多的骄傲与清澈。桑柔就是被梳齿的这种与众不同的光泽所吸引住的。

桑柔伸手欲去拿起梳齿,却意外地触碰到另一只手,胡杨的手。有胡杨的日子,桑柔总是异常地兴奋,捧着梳齿大口的喝水,时不时地把梳齿贴到自己发烫的脸上,梳齿尝到了桑柔唇上甜蜜的滋味,那滋味真的是妙不可言,是否就是爱情的温度?

可是,半年后的一天,昏倒的桑柔被人抬到楼上,最疼她的那个人竟然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一场不能防的车祸,37名死者中有年轻的胡杨。

这时,玻璃之城已经建成了,玻璃们经常看到桑柔与胡杨不分白昼地在玻璃架间穿梭忙碌,快乐的气息使每一件玻璃都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好多人都知道这里有一座玻璃之城,都愿意专程来这里挑选灯具、屏风或是邂逅一段美丽的爱情。

桑柔把头深埋在浴缸里,水淹没身体,阻止自己的呼吸,却还是不能够阻止疯狂的想念与悲痛,泪水像永不会干涸的小溪,总是在任何的细枝末节处横溢。

“每晚都这样,梳齿,没有一天停止过。”玻璃浴缸抽抽答答地向梳齿诉说。梳齿站在玻璃架上,看着水中悲伤的桑柔,真想纵身一跳啊,去救水中那个挣扎的可怜的人儿。

“嗒”,一滴眼泪落进了梳齿的身体,烫得梳齿水波一抖。“嗒,嗒,嗒……”无数滴眼泪拥挤着流了进来,梳齿立刻又被那种巨痛抓住了,好苦好痛,肚肠都揉搓到了一起,痛的心肺乱搅,肝肠寸断!“不要哭了,桑柔!”梳齿痛恨自己是一块不能动不能语言的玻璃。

妖精对梳齿仍是一往情深,尽管她知道梳齿爱的是桑柔,尽管现在梳齿身上散发着净水、安眠药与颓废的味道,深蓝的光泽也不再那样跳跃地出现了,但,妖精还是远远地幽怨地望着她心爱的梳齿,期待着有一天能够表白。

只有老乌牛不时劝大家振作。“要相信桑柔,一定会有转机的!”

小清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个男孩周,梳齿从男孩周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胡杨的影子,他看桑柔时竟然敢目不转睛!一种酸酸的妒忌竟不由自主地从梳齿脚底下升了起来。桑柔客气地打了招呼,机械地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饮一口水,轻轻地把梳齿往脸颊上贴了贴,梳齿突然地感觉到了灼热的温度,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红晕飞快地掠过水面。

熟悉的动作,熟悉的温度。男孩周有些不舍地离开了。

“他,你觉得怎么样?”

“小清,你别闹了,我现在还不想……”“你看看!”小清抓起一面水晶镜递到桑柔面前,镜里面映出的显然不是一年前的桑柔。

“你才26岁!你还要伤心到何时?”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喝水!”小清顺手拿过桑柔的杯子,有些生气地一饮而尽。

“小清,我爱桑柔,桑柔是我的,你不能抢走她!!!”梳齿气得快发疯了。

晚上,桑柔望着那只盛满了胡杨无穷无尽的爱的水晶玻璃杯,竟然又是泪水涟涟,“胡杨,我该怎么办?”梳齿沉默起来了。

男孩周经常来,帮桑柔打理着玻璃之城,城里终于有一些鲜活的味道了,也开始蔓延着一种若隐若现的爱情气息。可是,转眼,一年过去了,桑柔还是桑柔,周也还是周。

妖精变得沉默起来,因为梳齿忧郁得几乎不说一句话了。只有烛台橙还经常地讽刺着梳齿。“梳齿,桑柔不是爱你吗,你不是桑柔最终的爱吗?你不是有胡杨无究无尽的爱吗?怎么有周?”

“我们是玻璃,梳齿!”老乌牛语重心长。

梳齿仍是一字不吐。只有梳齿才知道,经常地,在男孩周离开时,桑柔仍会对着自己哭泣,开始的时候,还是浓浓地悲伤,后来慢慢地多了许多甜甜的味道,品尝这些泪里的味道,梳齿渐渐明白了,自己是胡杨插在桑柔心上的一根针,是一道深深的疤痕,时不时会让桑柔感到疼痛,桑柔的痛苦除了对胡杨的怀念,还有许多对自己的责备,还有了许多对男孩周的爱。

“胡杨,我怎么办?”原来我是一根针,横在他们之间,成了一种对桑柔痛苦的提醒。“可是,我好爱桑柔呀!”梳齿心力交瘁。

很平常的一天。玻璃城的二楼,男孩周从身后温柔地抱住了桑柔,桑柔一惊,刚要转身,手中的那只捷克水晶玻璃杯像鱼一样地滑了出去。“哗”,一地碎玻璃。梳齿挣脱桑柔的手腕奋力一跳。

恍惚中碰撞坚硬的地板,梳齿顿觉有万箭穿心的疼痛,身体立刻被强行撒裂,散落了一地。望着桑柔俯下来的脸,眼里有泪花在闪动,一丝丝悔意顿生,桑柔此刻的泪有千种滋味,都是梳齿所陌生的,有怜惜,有惊吓,还藏着对梳齿百般地眷恋,悲伤侵袭了梳齿,泪水汹涌,很快地漫过桑柔的脚背,抱着桑柔的脚,梳齿忍不住号啕着,“不要离开我,桑柔!”

“怎么这么多的水呀!”男孩周开始用手去捡那些碎片,悲痛的梳齿突然地恨起周来了,虽然粉碎是自己的意愿,想让桑柔得到幸福得到周的爱,可是此刻那么多妒忌冒了出来,于是,它用尽全力向着那只*过来的手奋力一刺,鲜血马上滴了出来。

“你没事吧!”桑柔惊叫一声,同时捧住了男孩周的手。

“你没事吧!”男孩周全然没有在意,却问桑柔有没有被吓着。

桑柔留恋地看着一地的碎玻璃,灯光下,它还是那么地可爱,只是深蓝色的光已黯淡了,真想把这些不知为什么会如此潮湿的碎片重新拼凑起来,可是一只水晶玻璃杯真的已经不存在了,就像逝去的爱情一样,是无法再拼凑起来的,尝试,只会割得自己鲜血淋漓。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