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小保姆的爱恨情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1:09 阅读: 来源:检测厂家

“嫁”给悍妻,小男人难做“大丈夫”

今年21岁的兰文燕是河北省保定市人。初中毕业的她经亲戚介绍,来到北京做保洁工。2010年12月的一天,兰文燕正在一座大厦里擦洗楼梯扶手,一个30多岁的女人观察了她一会儿,说:“小妹妹,你累不累呀?”兰文燕说了声:“谢谢,不累。”女人说:“你手脚挺麻利的,明天到我家去做保洁吧!”她给兰文燕留下了手机号码。原来她叫谢琴心,是北京本地人,在大厦内的一家公司做副总。

次日一早,兰文燕来到了谢琴心家里。这是一套近200平米的复式房,屋里装修得富丽堂皇,高档电器一应俱全,兰文燕看呆了。她花了一整天时间把房间收拾干净.谢琴心检查了一番,对兰文燕说:“看来我没看错人,等我把婚事办完,你就来我家当保姆吧!”兰文燕想到自己能天天在这套豪宅里干活,不禁非常兴奋。

谢琴心带着兰文燕去医院做了健康检查,第二天,兰文燕就住进了谢琴心的家里,正式成了谢家的住家保姆。谢琴心的新婚丈夫名叫南红旭,比谢琴心小3岁。兰文燕第一次见到南红旭时,心里很是吃惊:南红旭高大帅气,谢琴心长相却显得很老,怎么看两人都不般配。不久,这个疑团慢慢解开了。原来,这个家庭的房子、车子,全是谢琴心的,她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南红旭收入很低。

南红旭大专毕业后,从老家江西农村来到北京。因为学历不高,他找不到好工作,先后做过保安、推销员,收入很低。他交过几个女朋友,因为无钱又无房,都没有维持多久就告吹了。

南红旭是在去谢琴心所在的公司推销保险,与她相识的。当时谢琴心刚与前夫离婚,正处于情感荒芜期,南红旭的出现让她眼睛一亮。她帮助南红旭做成了几笔保险业务,还主动请南红旭吃饭。谢琴心的热情并没有引起南红旭的联想,南红旭对她以姐弟相称。

一天,谢琴心说当天是自己的生日,邀请南红旭到她家去做客。南红旭发现客人只有他一个人,心里有些不自在,但他被谢琴心的豪宅给震住了。聊天时,谢琴心向他倾诉了那段失败的婚姻,讲到动情处,还流下了眼泪。谢琴心的前夫是个商人,结婚不到三年,他就在外面找了个相好,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谢琴心无奈之下只好选择离婚。前夫给她留下这套房子和一笔钱。南红旭安慰谢琴心说:“琴姐,你别太伤心了,你会找到合适的人的!”谁知谢琴心竟一把抱住南红旭说:“红旭,你愿意做那个合适的男人吗?我会对你好的!” 南红旭慌了神,想拒绝又不好意思,只得轻轻搂着她安慰了一会儿,然后在谢琴心失望的目光中,借故开溜了。

回到住处后,南红旭对最好的朋友讲了谢琴心想和他交往的事,并说出了自己的犹豫。好友说:“人家就是年纪比你大点,结过婚不是问题!现在北京房价每平米多少钱,你应该清楚,凭你的收入,一辈子休想买得起!你绝不能放弃!” 南红旭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想到自己在北京生存的艰难,想到自己因为无房而屡屡恋爱受挫,他决定和谢琴心交往下去。交往不到半年,南红旭就被谢琴心花钱的豪气和对他的体贴给征服了。2011年元月,南红旭与谢琴心结了婚……

当南红旭看到谢琴心请来的保姆兰文燕时,笑嘻嘻地问妻子:“你怎么请了这么个保姆,脸上满是雀斑!”谢琴心说:“这叫‘放心牌’保姆,她要是长得漂亮,你还不会打主意?”

“驯夫工程”太变态,惹恼了小保姆

谢琴心的两个哥哥都是当地的企业家,但两个舅子并不把南红旭放在眼里,他们甚至对谢琴心说:“怎么找了个小白脸?靠得住吗?” 南红旭得知后很反感,说什么也不愿再陪妻子去见他们。谢琴心却坚持让他去,南红旭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好屈从。那次见面,南红旭感受到的只有两个字:屈辱。

谢琴心要求南红旭每天跟她用京腔说话,兰文燕也必须跟着学京腔。兰文燕渐渐发现,女主人在这个家庭占据着主导地位,男主人唯唯诺诺。

不久,南红旭的父亲去世,南红旭要谢琴心当天开车一起去老家奔丧。谁知谢琴心磨蹭了大半天才出发。赶到时,谢琴心突然把车开进一家宾馆,把车停好后,再和南红旭在县城租车去乡下的婆家。她说:“我这车是新买的,怕粘上晦气,我最忌讳这个!” 南红旭鼻子都气歪了,他质问道:“那是我的父亲、你的公公啊!你怎么能这样!”两人大吵了一架,谢琴心竟负气不肯去奔丧了。南红旭只好独自回了老家。那些认为他在北京有豪宅好车,肯定“混”得很体面的亲友都纷纷诘问他,让他丢尽了面子。

回北京后,南红旭住到了单位同事的单身宿舍,不再理谢琴心。谁知谢琴心带了一套昂贵的西装找到他,又是哭又是检讨,把他“哄”回了家。那几天,南红旭似乎找回了一点做丈夫的感觉。可是好景不长,一起“马桶事件”又将南红旭打回原形。

一天晚上,南红旭上厕所时忘了开换气扇。谢琴心骂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你这个乡巴佬就是不讲卫生!”她突然把半瓶染发剂倒在马桶里,喝令南红旭擦洗干净,“不擦干净不准睡觉!就是要让你长长记性!”当时已经很晚了,南红旭怕谢琴心吵闹影响到邻居,只好忍气吞声地去擦马桶。住在复式楼下层的兰文燕看到南红旭满头大汗费力地擦洗马桶,心里有些怜悯,忙悄悄地说:“我来吧。”她倒了点洁厕灵,几下就擦干净了。南红旭看着这个自己以前连正眼都没瞧过的小保姆,忽然生出了几分好感。第二天,他主动找兰文燕聊天,一下子拉近了距离。兰文燕大着胆子说:“红哥,琴姐姐对你管得太严了,我看你心里挺苦的。” 南红旭叹了口气说:“这房子这车都是她的,人家底气足啊。”兰文燕陪着他一起唉声叹气。

此后,南红旭和兰文燕的话多了起来。有时南红旭心里苦闷,就找兰文燕聊一会儿。南红旭有一台电脑,看到从没接触过电脑的兰文燕很好奇,就教会了她一些基本操作和打字。

不久,兰文燕在长沙打工的姐姐打电话来,要兰文燕上网视频聊天。兰文燕已经近三年没有见到姐姐了。南红旭得知后马上给她申请了一个QQ号码,又教她使用,还为她买了一个摄像头。哪知谢琴心看到摄像头大发雷霆,硬说南红旭买摄像头是为了和女网友视频,非要查看南红旭的QQ聊天记录。两人僵持了半天,谢琴心火了,竟举起电脑显示屏“啪”地摔到地上,屏幕立刻四分五裂。事后,兰文燕感激地问南红旭为什么不说摄像头是为她买的,南红旭说:“她那个脾气说不定会辞退你的。”兰文燕很感动,觉得南红旭已经把她看作“自己人”了。

发生了“摄像头事件”后,谢琴心悄悄对兰文燕说:“小燕,我老公最近有点不正常,你给我盯紧点!”她许诺如果兰文燕发现南红旭有不什么不检点的行为,就着重奖励她。兰文燕表面上答应了,心里却想,这个女人真是变态到了极点。

一天,兰文燕忍不住把谢琴心让她监视的事告诉了南红旭。南红旭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唰”地拉开自己胸前的衣服说:“小燕,你看,我这样能出得了轨吗?”兰文燕惊愕地看到,南红旭的胸膛上,赫然有个纹身,竟是谢琴心的名字!南红旭说:“结婚前两天,这个蠢女人逼着我去纹身店纹上她的名字,她自己也在身上纹了我的名字。你说,她是不是疯了?我也太笨了,居然就轻易答应了!”说着,南红旭的眼眶一红。兰文燕看了心里颇不是滋味,眼睛也湿润了。

此后一段时间,谢琴心经常训斥兰文燕“不会办事”,“缺心眼”,稍不顺眼就对兰文燕破口大骂。此时,一旁的南红旭就帮兰文燕说话,却招致谢琴心更猛烈地谩骂。

这天,因为兰文燕收拾碗筷慢了点,谢琴心骂她“又丑又蠢”。兰文燕哭着解释了一句,谢琴心暴跳如雷地说:“你敢顶嘴!”当即叫她滚蛋!兰文燕也很倔犟,收拾行李就走了。兰文燕在北京举目无亲,只好先呆在网吧里找招工信息。当她登陆先前南红旭为她申请的QQ时,看到一连串的消息,竟都是南红旭发过来的:“你回来吧,这里是你的家。虽然谢琴心对你很凶,但我一直把你当家里人啊……”暖心的话说得兰文燕眼泪流了下来。

谢琴心一时也难以找到合适的保姆,只好在南红旭的要求下,开车把兰文燕接回了家。

越位惩罚女主人,小保姆制造猝死

回到谢琴心的家里,兰文燕找机会悄悄对南红旭说:“红哥,我是为了你才回来的。” 南红旭嘲解道:“我们是同病相怜啊。”兰文燕说:“红哥,你是个好人,却受尽了气,我真为你不平哪!” 南红旭叹气道:“有什么办法,我也习惯了。要知道,这样的生活条件,我一辈子也挣不来呀。”兰文燕心里酸酸的,她突然产生了要给谢琴心“一点教训”的念头。

在谢家时,每到深夜,楼上总传来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虽然兰文燕没谈过恋爱,但猜也猜得出那是做什么事情发出的声音。次日早晨,兰文燕便能从楼上卧室的垃圾篓里倒出让她恶心的避孕套、卫生纸!有一次,南红旭看到兰文燕面红耳赤地收拾秽物时,他一把抢过垃圾篓说:“我来收拾!”他难为情说:“小燕,你不是外人,我也不跟你藏着掖着,谢琴心就是怕我出轨,说要把我掏空她才放心!我挺讨厌和她做这事,她明知道她自己心脏不好,居然还乐此不疲!”兰文燕记住了谢琴心“心脏不好”这句话。

2012年春节,兰文燕回老家过年,顺便去看望表姐。表姐以前因为工作不顺,曾患过间歇性精神病,现在好了。兰文燕无意中发现墙角有好多瓶吩噻嗪类药物,是表姐以前发病时吃的,药品说明上写着“过量服用会导致心脏损害”。 兰文燕忽然心念一动,随手把药揣进了包里。

一天吃晚饭时,谢琴心和南红旭一言不和,谢琴心竟把一碗热汤往他身上泼去,南红旭被烫得跳了起来。兰文燕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人。谢琴心呵斥道:“小燕,你真是笨,还不赶快收拾!”这一刻,兰文燕打定主意:“红哥太可怜了,我一定要惩罚谢琴心!”

谢琴心有每晚临睡前喝牛奶的习惯。当晚,兰文燕偷偷拿出从表姐家拿来的抗精神药,把其中一瓶药碾成粉末。给谢琴心泡牛奶时,她颤抖着把粉末加到牛奶里,然后把牛奶送到谢琴心手里。因为头回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她惶恐得出了一身大汗。第二天,谢琴心和南红旭上班后,兰文燕将整瓶药粉全部掺到半罐奶粉里,搅拌均匀。然而,一个星期过去,喝了牛奶的谢琴心没有任何异样。兰文燕心情非常复杂,既担心抗精神药起不了作用,又怕真的出事。谢琴心喝完半罐奶粉后,兰文燕又鬼使神差地拿出药末,掺到了新买的一罐奶粉里!谢琴心没有任何察觉。

那罐掺了药物的奶粉只剩一点时,谢琴心开始感到身体不适,经常感到心慌气短、心悸。她到医院做了检查,做了心电图,却没有检查出异常。去医院时是兰文燕陪着的,她一路心惊胆战,看到检查结果出来,没检查出什么毛病,兰文燕不禁长长舒了口气。她对谢琴心说:“琴姐,你感到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因为经常发脾气?你对红哥温柔一点,也许就会感觉好些!”谢琴心说:“绝对不行!男人就是这样,你对他好一点,他就不会重视你,就容易出问题!谢琴心的“怪论”让兰文燕身上一阵发冷——这个女人真是太疯狂了!

不久,谢琴心所在的公司组织员工去香港旅游。临走时,谢琴心交代兰文燕“看住”南红旭。深夜,喝了点酒的南红旭在电视前玩了一会儿游戏后睡着了。兰文燕给他盖毛毯时,朦胧中的南红旭竟抱住了她。兰文燕浑身一软,嘴里叫着“红哥”倒在他怀里。南红旭清醒后,发现怀里是兰文燕,他吓了一跳,忙推开了她。兰文燕红着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南红旭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兰文燕认为,南红旭肯定对自己有意思,但因为惧怕谢琴心,所以不敢造次。她心想,如果自己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让南红旭过上“人过的日子”,那该多好!此后,她又如法炮制,把抗精神药一次次掺到谢琴心食用的奶粉里。因为做得隐蔽,谢琴心和南红旭一次也没有发现异常。

很快,南红旭发现跟谢琴心亲热时她有些力不从心,经常刚刚开始就气喘吁吁。但是,谢琴心可悲地相信只有“掏空”了自己的丈夫才保险,竟仍然频繁要跟丈夫缠绵!

出事的那个晚上,谢琴心开车和丈夫在一家酒吧过完情人节后,很疲劳的她仍要过夫妻生活!不到几分钟,谢琴心突然喘着气说:“我胸闷!好难受!”就歪倒在床上昏迷过去。南红旭拨打120电话将谢琴心送到医院,她已经瞳孔散大,没有自主呼吸了,凌晨两点左右,医生宣告谢琴心死亡……

谢琴心猝死后,她的两个哥哥和父母说什么也不相信谢琴心会因为跟丈夫缠绵而猝死,当即到公安局报案。法医解剖谢琴心尸体后发现她的心肌肥厚,并在体内发现吩噻嗪类药物成分沉积,推断为药物引起的严重低血压导致不可逆性休克而猝死。警方当即拘留了南红旭,并从家里找到了残留有吩噻嗪类药物的奶粉!此时,兰文燕已经收拾衣物逃离了北京。警方检验奶粉罐没有发现南红旭的指纹,也没有获得其认罪的口供,于是将犯罪嫌疑对象指向保姆兰文燕。

警方赶赴河北将兰文燕抓获,经审讯,兰文燕对自己下药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