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下岗母亲举债百万绝症养女你的生命曙光在哪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2:53 阅读: 来源:检测厂家

一名下岗女子,为了挽救身患罕见血液病的弃婴生命,四处寻医耗光了家财并欠下一身外债;为了全身心照顾养女,忍痛割爱打掉了自己腹中尚未成形的胎儿;为了脐血救女远赴江西下跪哀求养女亲生父母……11年的磨难与祈盼,身患绝症的养女能迎来生命的曙光吗?

倾家荡产拯救弃婴养女

2001年4月的一天,浙江台州33岁的罗雪华像往常一样来到经营了半年多的小餐馆,突然发现门口有一个襁褓。襁褓中有个十分瘦弱的女婴。罗雪华立即把婴儿抱进了屋内。经过仔细查找,她发现在婴儿的衣服中有一张小纸条,原来这个女婴出生才40天,被在台州打工的一对外地夫妇遗弃。“这或许是上苍送给我的一份珍贵礼物。”还没有孩子的罗雪华决定抚养这个弃婴。

罗雪华的决定引来了夫妻俩的一顿吵架。丈夫陆仙春生气地说:“我们又不是不会生孩子,只是家境不富裕,暂时不想要。现在收养一个,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怎么办?”见丈夫不接受,罗雪华便打电话叫来大姐、小妹与母亲,希望她们帮助做通丈夫陆仙春的工作,但哪里想到母亲和姐妹也都一致反对。

罗雪华没有动摇,她说:“只要我用心去抚养她、呵护她,跟亲生没啥两样。我已经把她抱回家了,不忍心再送她出去。”陆仙春见妻子如此坚决地把孩子留了下来,只能无奈地做岀了让步。罗雪华给女婴取名陆陆。很快母亲也理解了女儿的决定,一个小生命的到来,使老人有了做外婆的喜悦。

就在一家人全身心接纳小陆陆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劫难降临到这户善良的人家。小陆陆被一种罕见的怪病缠上了——在打了几次预防针后,小陆陆急剧地消瘦,脸色发黄。罗雪华马上带着她到医院检查,发现小陆陆的血红蛋白只有常人的1/3。医生叹息道,这么小的孩子,就得了血液病,有生命危险。罗雪华哭着对医生说,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把她救过来。

经抢救,小陆陆总算暂时捡回了一条小命。但当地医生从没见过这种病,于是罗雪华带着女儿赶紧到上海的医院。医生惊讶而又惋惜地告诉罗雪华,这病叫“铁粒幼红细胞性贫血症”,只能靠输血维持生命,陆陆还有其他并发症在国内纯属首例。一位专家向她透露:这种病全球只有10例,其中两例治疗失败。罗雪华只有小学文化,医生说的很多话,她并不十分明白,她不懂这病有多罕见,多难治,她只知道只要还有希望就不能放弃:“既然有治愈的先例,我就不信治不好!”

2002年开始,小陆陆就靠输血维持生命。罗雪华看着女儿,非常心疼。尤其女儿异常聪明乖巧,10个月时能跟着电视哼哼儿歌;陆仙春出海劳作回来,在沙发上睡着了,小陆陆会把电视关了,拖来被子盖在爸爸身上,还用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小声地说:你们不要讲话,爸爸睡了……这一切,让罗雪华更坚定了信念:一定要让小陆陆健康地活下去。每隔一两个月罗雪华就给女儿输一次血,每次输血至少花费2000多元。

造血功能的障碍损坏了小陆陆的脏器,她的抵抗力极差,很容易感冒。一旦陆陆感冒了,就是大病一场,高烧不退,眼睛翻白,十分吓人。过了一年,家中积蓄花光了。看着身体每况愈下的养女,罗雪华知道,如果放弃继续治疗,小陆陆只能是等死。她暗下决心,只要有一线生机,就绝不放弃。于是,她开始向姐妹、父母借钱。

到了2004年,罗雪华已经无钱可借,但生命垂危的小陆陆,仍然需要昂贵的血液来维持脆弱的生命。罗雪华心一横,竟然动起借 “高利贷”的 念头。期间,小陆陆数次危在旦夕,但每次都奇迹般地与死神擦肩而过。罗雪华每月都要带陆陆到医院去输一次血,每周还要输液四到五次。为了能全身心地照顾女儿,罗雪华毅然将原本经营得很好的餐馆盘给了别人。为了不让随渔船出海的丈夫担心,她对陆仙春隐瞒了陆陆的真实病情。

一次,陆仙春出海回来,发现自己家的二楼三楼住着陌生人,他心头一惊。一问才知道二楼三楼已经出租。这么大的事情妻子也不跟自己商量一下,陆仙春心中闷着一股气,赶紧拔通妻子的手机……“仙春,是我错,事先没同你商量,没办法呀,小陆陆治病要用钱,我心一急就把房子租掉了,仙春,你原谅我吧……”听着妻子悲哀的语气,陆仙春的心软了。从此一家三口被挤到一层楼,仅一室一厅。

命运似乎也在捉弄罗雪华,2004年8月的一天,罗雪华发现自己怀孕了,丈夫高兴得不得了。小陆陆也指着罗雪华的肚子:“妈妈生个小弟弟。”然而,罗雪华却哭了:“如果生了自己的孩子,哪有精力再带小陆陆去治病啊?”在短暂的惊喜之后,罗雪华很快又做出了一个让陆仙春和家人都无法接受的决定,打掉自己腹中尚未成形的胎儿。面对义无反顾的妻子,陆仙春心里憋屈,欲哭无泪,在和妻子一场激烈的争吵后,他摔门而去。

罗雪华理解丈夫,事后她有些后悔,觉得不该和丈夫争吵,面对不辞而别下海作业的丈夫,她含泪用手机发去短信:“仙春,对不起!不是我不要自己的孩子,实在是放心不下小陆陆,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罗雪华忍痛割爱舍弃腹中的亲骨肉后,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照顾小陆陆身上。

深沉大爱唤回亲生父母良知

为了给小陆陆治疗,罗雪华已经花费了40多万元。她固执地说:“如果钱不够,就算把房子卖了,也要给女儿治病。”为了省钱,罗雪华学会了在家里给小陆陆挂盐水。小陆陆的手臂上布满了疤痕,她的血管细,盐水一挂就是八九个小时,罗雪华陪在女儿身边,看着吊瓶里的药水一点点滴完。

为了筹钱,罗雪华开了一家服装店,但生意非常清淡,而小陆陆的病情却越来越重,必须每天挂9个小时的点滴,隔两周就去医院输一次血,才能维持生命。固定的医疗费每年就要超过十万元,万一碰到感冒,花费三五千是经常的事情。选择保守治疗,就是维持现状。尽管昂贵的医疗费像一个无底洞,罗雪华仍然愿意踏进去。“我的底线是小陆陆必须可爱地活下去……”心力交瘁的罗雪华目光坚毅。

一天天长大的小陆陆越来越懂事,她知道妈妈这些年来一直在为自己吃苦受累,她劝说妈妈放弃。“妈妈,我不要你去进货了,你不要离开我……我的病是冶不好了,妈妈,你不用再为我操心了!” 小陆陆一边说一边白嫩的脸蛋上就挂满了泪珠。“不许瞎说!妈妈不放弃,妈妈和你陆爸爸一定要治好你!”罗雪华把女儿拥进怀里,这么多年的母女情,她多害怕失去这个女儿。现在,女儿就是她的全部。

一次,罗雪华不小心被刀划破了手指,这时,小陆陆飞快地跑到房间,迅速从抽屉里找到创可贴拿来递给妈妈。母女情深,在罗雪华看来,这正是自己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含辛茹苦换来的。

2005年3月初,罗雪华带着小陆陆到广州求医,一位专家细仔看了小陆陆的病历诊断,郑重提出,对小陆陆进行骨髓移植,她的病或许有治愈的希望。当医生要求罗雪华抽血配对时,才得知小陆陆并非她的亲生女儿。罗雪华听到这个消息异常欣喜,她通过原先饭店里打工的伙计,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了小陆陆远在江西的亲生父母,希望小陆陆的同胞姐姐进行骨髓配对。这一要求,却被小陆陆的亲生父母一口拒绝,罗雪华的心情一下又跌到了谷底,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看到了这么一点希望之火,却被小陆陆的亲生父母亲手熄灭了。

罗雪华在广州医院得知,也可以通过脐血中的造血干细胞移植,医治小陆陆的病。此时,恰好小陆陆的生母又怀孕了,罗雪华再次看到了希望。罗雪华硬着头皮再次联系上小陆陆的亲生父母,电话里传来了陆陆生父冷冰冰的几句话:“这个孩子我们己经送人了,与我们无关!”遭到再次拒绝的罗雪花欲哭无泪。任凭罗雪华怎么相求,陆陆亲生父母就是不答应罗雪华的请求,小陆陆的外婆还一把抢过电话,用难听的话污辱罗雪华,认为她既然领了孩子,就不该来打搅他们平静的生活,她骂罗雪华是大坏蛋。罗雪华在电话里失声痛哭:苍天啊!这到底是为啥啊?

已经看到希望的罗雪华这次岂肯放弃。“一定要把小陆陆的生母带到广州!”罗雪华心里想着,哪怕是下跪、给钱,她都可以答应。罗雪华只身赶到江西,但她不清楚具体住址,只知道他们是崇仁县人。当地电信局的员工被罗雪华感动了,帮她查到了小陆陆生父曾用过的一个固定电话所在地。谁知,小陆陆的外婆接电话时对罗雪华又是一顿大骂。事情再次陷入了僵局。

无论如何也要说动小陆陆的父母,不行,就报警!罗雪华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按照地址,罗雪华好不容易模到了陆陆亲生父母的家。从下午一点到五点在罗雪华苦苦哀求下,陆陆的父母终于表示,如果罗雪华付给他们一万元“补偿费”,而且承担去广州的一切费用,他们可以考虑。面对这一荒唐的要求,穷困潦倒的罗雪华百感交集,由于身上没带足够的现金,罗雪华在写了书面保证并预付了一千元现金后,陆陆的亲生母亲才同意和罗雪华一起前往广州。

本以为女儿这下子有救了,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命运再次和罗雪华开了一个玩笑。两个星期后,小陆陆的亲生母亲生下了一个孩子,但这个孩子的脐带血和小陆陆的配对并没有成功,罗雪华对天悲叹一声……进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看着罗雪华对非自己亲生的女儿如此重情重义,小陆陆的父母自感惭愧,罗雪华的大爱唤起了他们的良知。陆陆的父母终于同意与女儿进行骨髓配对,这让罗雪华喜出望外。但天不遂人愿,小陆陆的亲生父母和陆陆的骨髓配对也均以失败告终,罗雪华像掉入了冰窟。在巨大的失望和痛苦中,她只得带着小陆陆回家,继续靠输血、输液来维持女儿的生命,她奢望能为小陆陆找到合适的骨髓,但是,希望又似乎极其渺茫……

生命尽头绝症女孩迎来命运微笑

罗雪华忧心如焚,但她依然没有放弃重新为女儿寻找配型。只要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她就会付岀百分之百的努力,罗雪华坚守着一个信念,她相信自己的真情会感动上苍。为了给小陆陆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罗雪华继续带着女儿到上海、杭州等地大医院进行骨髓配对。

天无绝人之路,几经周折,曙光终于出现了。“小陆陆脐血移植手术所需的脐血,在浙江的脐血库中配对成功啦!”“我苦苦等了4年,终于盼到了,小陆陆的生命总算有了延续的希望。”但由于不是亲体配型,手术时有可能出现严重的排斥反应。罗雪华觉得,先把小陆陆的身体养好再做手术。

已过了4岁生日的小陆陆安慰罗雪华说:“妈妈,我不会离开你的。等移植成功了,我就可以上学了,可以到公园玩,我还要到爸爸的船上去看看,要帮助妈妈做许多事情。”罗雪华听后心头一热,她一把抱住小陆陆,眼眶里噙满热泪:“女儿,乖孩子,只要你能好起来,我愿意为你牺牲一切。”

罗雪华举债不顾一切为养女看病,而且打掉自己腹中的亲生骨肉,这一消息传到小陆陆亲生父母的耳中,在经历一番内心的挣扎后,他们终于动员小陆陆的亲姐姐到广州接受骨髓配对检查,结果配对成功。喜讯传来,罗雪华激动万分。可经过检查,当时小陆陆亲姐姐的体质不是很好,同时,陆陆血液中铁的含量也特高,骨髓移植手术只得暂时缓了下来。

这一等便是两年。2008年,罗雪华带着小陆陆来到广州的医院,由于小陆陆血液铁含量一直居高不下,手术未能如期进行。等待,除了等待罗雪华别无选择……又过了一年,罗雪华带着女儿来到广州,准备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但是刚到那边,就得知有病人因手术失败而死亡。罗雪华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如果手术风险太高,我还是选择不要做,我愿意等!”罗雪华最担心的就是怕今后再也见不到小陆陆。

看着小陆陆每天遭受病痛折磨,罗雪华心如刀绞,就这样母女俩从台州到广州往返了好几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操劳,罗雪华的身体也几近崩溃的边缘。手术一拖再拖,陆陆只得靠输血维持生命。罗雪华计算了一下,11年时间里,用在小陆陆身上的医疗费大概有150万元。除了社会捐助的30多万元,其他的钱都是靠她想办法筹来的。举债百万,只为了女儿的生命延续!

2011年7月,母女俩再次踏上飞往广州的班机。这是罗雪华既期盼又害怕的一天。“手术肯定要做的,11年来,我们就等着这一天,如果手术再延迟,就会错过最佳时机。”台州商会被罗雪华的精神深深感动,决定全力支助小陆陆的手术费用。

这一天真正到来了,罗雪华的心情激动而紧张。陆陆13岁的亲姐姐和她的妈妈一起从老家江西赶到广州。陆陆移植手术时需要的造血干细胞,将由她的亲姐姐捐献。罗雪华与陆陆的亲生母亲,此时此刻两位妈妈泪眼相对,无声的泪水煎熬着她们的心。站在罗雪华面前,陆陆的亲母思绪万千,心头五味杂陈,除了担忧更有一种对亲生女儿的深深愧疚。

小陆陆终于顺利完成了干细胞移植手术。此时,一直守候在无菌仓外的罗雪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11年的艰辛与付出,在这一刻看到了希望……两位母亲喜极而泣,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9月底,经过医院的精心治疗和护理,小陆陆终于出院了,这一天陆陆和妈妈罗雪华特别高兴。天下着蒙蒙小雨,罗雪华一手牵着小陆陆一手撑着雨伞往家赶。“妈妈,我要上学,我要赶上其同学!”已经上了两年小学的陆陆扬起小脸。“好!女儿有志气。”罗雪华的脸上,露出了11年来最欢心最轻松的笑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